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上半年新增募資近萬億!都說募資難,其實真相是……
發布日期:2018-08-14

上半年新增募資近萬億!都說募資難,其實真相是……

                                                                                                                            

       投中研究院院長認為,對于大多數創投機構來說募資一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2018年以來,創投圈在募資問題上一片哀嚎,募資難的抱怨常常不絕于耳。一會是某家機構開始全員募資,一會是某家機構快撐不下去了,連母基金也深陷募資困境。”

可是,中國證券基金業協會最新的數據顯示,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上半年的管理規模上漲了8554億元。而這在2015年紅紅火火的雙創年份,全年新增管理規模也就1萬億左右。也就是說,今年的GP們用半年的時間實現了2015年近乎全年的募資金額。

半年近萬億的新增募資規模為何還叫“資本寒冬”呢?有業內人士指出,事實上,2018年的VC/PE市場爆發出結構性募資難題,頭部GP幾乎壟斷了大部分的資金;此外,一級市場的“堰塞湖”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基金們對資金的焦慮和需求,顯得募資的問題更加凸顯。

八千多億新增募資到了頭部GP的“碗里”

但中國證券基金業協會最新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底,已登記私募股權、創業基金管理人為14309家,上半年增長1109家;管理基金31576支,上半年增加3111支;管理規模為79467億元,上半年大漲8554億元。

半年新增募資逼近萬億規模,所謂的“下跌”是相對于什么而言呢?

不難看出,在募資上,2017年是一個極端大年,即便在2015、2016年也不曾出現這樣的盛況。因此,其實今年上半年的募資規模并不是很差,只是從狂熱時期進入到正常時期而已。在盈富泰克國家新興產業創業投資及引導基金總經理劉維平看來,投資本身就是個競爭性的行業,掙錢不容易,募資難也是天經地義了。他認為,如今大家之所以不適應各種渠道募資的收緊,是因為前幾年流動性寬松,募資比較容易,“募資難其實是回歸到本原,投資者本身的門檻就很高,沒有什么可抱怨的。”

此外,所謂的募資難實際上是結構化的募資難題。因為即使在募資壓力偏大的環境下,優質機構仍能完成大額募資。有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中國創業投資市場募資金額在10億及以上的基金共有26支,與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其中,啟明、天圖、毅達、基石都完成了20億人民幣以上的基金募集。顯然,這些頭部GP是今年上半年八千多億新增募資的“大功臣”。

但在國內,絕大多數的創投基金還很年輕,管理規模較小,經驗較少,超過50%的機構還沒有完成一支人民幣基金的經驗積累。從2014年、2015年開始計算,經過2-3年的投資期之后,這些機構也開始紛紛募集他們的第二支基金。投中研究院院長國立波也認為,對于大多數市場化創投機構來說,募資一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募資難易與單個創投機構所處的發展階段和業績關系更為密切。從海外的數據經驗來看,保守預測這些中小機構達到50%-60%的市場淘汰率也不足為奇。在目前市場情況下,募資往往“冰火兩重天”,分化和頭部效應越發明顯。

一級市場“堰塞湖”凸顯募資的急迫與焦慮

掐指一算,2018年許多VC/PE都到了七年之癢。因為許多基金都在2011-2012年所謂的全民PE熱時成立的,而國內私募股權機構的基金存續期一般為5~7年,因此,今明兩年是許多基金的清算期,而政府引導基金自2014年起步入快速發展時期,也有大量資金等待退出。

但是,項目退出不順嚴重影響了基金的整體退出預期。“許多基金的項目發展不好,退出很難,所以也需要募集新的資金來繼續接盤。”業內人士葉女士告訴證券時報·創業資本匯記者,現在不少基金存在這樣的焦慮,這也就不難理解基金們為何急著募資了。

說到退出問題,業內的退出率一直不是一個很好看的數字。業內觀察人士艾經緯提供了一組數據,說明了行業的退出率令人堪憂。

今年7月,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黨委書記、會長洪磊在一個論壇上提到——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私募基金累計投資于未上市未掛牌企業股權、新三板企業股權和上市公司再融資項目數量達8.56萬個,累計形成4.72萬億元資本金。其中2017全年私募基金為未上市未掛牌企業形成新增股權資本金1.14萬億元。

洪磊還提到,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私募股權與創業投資基金在投項目中,投向中小企業項目4.2萬個,在投本金1.35萬億元,分別占在投項目總數和在投本金的66.9%和29.0%;投向種子期與起步期項目3.1萬個,在投本金1.57萬億元,分別占在投項目總數和在投本金的50.1%和33.7%。

通過上述表述,可以計算出VC/PE的在投資金為4.66萬億元。那么累計形成4.72萬億元資本金怎么理解呢?艾經緯認為,既然是累計,這里肯定包括退出的情況,那么很有可能是只有600億元的資本金有退出,這退出率實在低得讓人難以想象。

在艾經緯看來,大批項目無法退出而形成一級市場的“堰塞湖”,在任何風吹草動發生的時候,都會釋放出很大的危害性。事實上,在基金到期無法順利退出的時候,募資的問題便顯得更加急迫和困難。如果IPO通過率持續走低,或者沒有在投資本金、沒有新的流通渠道,加上當下的募資難、一二級市場估值倒掛效應,那么一級市場的堰塞湖很可能出現“決堤效應”

達晨成立于2000年4月19日,總部位于深圳,是我國第一批按市場化運作設立的本土創投機構。自成立以來,達晨伴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和多層次資本市場的不斷完善,在社會各界的關心和支持下,聚焦于信息技術、智能制造和節能環保、醫療健康、大消費和企業服務、文化傳媒、軍工等領域 … [ +更多 ]
微信公眾號

達晨財智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Fortune Venture Capital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755-83515108

郵箱:Fortune@fortunevc.com

粵ICP備14030831號

粵公網安備 44030402003598號

日本电影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