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沈志群:加快創投發展勢在必行
發布日期:2020-09-11
近幾年來,我國創投行業在艱難中堅守,在堅守中前行,但始終沒有擺脫困境。今年上半年的新冠疫情又是雪上加霜。突出表現一是行業的規模,無論是募資規模,還是投資規模,都呈現連年下降甚至斷崖式下降趨勢。二是行業的結構,民間資本社會資金大幅下滑。曾經的外資創投、本土民營創投占半壁創投江山的格局已經轉為由國有創投、各級政府引導基金占主導的結構。我看了一些市場專業研究機構上半年的數據,以及國家發改委全國創業投資企業備案數據,反映的數據趨勢基本一致。雖然去年以來,我國資本市場深化改革,包括科創板的出臺、創業板注冊制的落地和新三板精選層的實施,給處于資本寒冬中的創投行業帶來一絲春意,但是長期困擾創投行業持續健康發展,包括外部生態環境建設,自身機制能力建設在內的一系列問題遠沒有從根本上得到解決。四年前的九月國務院為促進創投發展提出的頂層設計一系列政策目標并沒有完全落實,真正取得實效。究其原因,我看了許多創投大佬發表的各種觀點,有的還很尖銳。歸結到一點,一些政府部門對創業投資的本源,創業投資的作用還缺乏統一認知,沒有形成共識。甚至一些經濟學家很少提到創業投資。相對每年六七十萬億的固定資產投資,兩百多萬億的銀行等金融機構資產、幾十萬億的證券投資而言,似乎每年新增一萬多億的創業投資實在微不足道。

 
但是從美國等全球創投70多年的發展歷史看,從我國20多年創投實踐看,創業投資“小資本大作用”,至少在四個方面可以發揮其他資本無法替代的獨特作用。
 
第一,推動資本供給結構的改革,提高企業直接融資比重。作為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要內容之一的資本供給結構的改革目標,就是改變以銀行為主平臺、以債權投資為主方式的間接融資格局,逐步轉向更多依托資本市場主平臺、以股權投資為主方式的直接融資格局。然而,這幾年直接融資比重并沒有顯著提高,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依然突出存在。一個很大的誤區是,僅僅把少數成熟的成功的企業在資本二級市場的公開上市發行,當成直接融資的渠道和方式,而大多數處于成長期甚至初創期的未上市企業,更需要在資本一級市場尋找包括創業投資、并購投資在內的股權投資的支持。因此,大力加快創業投資的發展才是更值得關注的提高直接融資的渠道和方式,才是真正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重要出路。
 
第二,推動高科技產業、新經濟行業的創新和發展。創業投資作為一種直接投資,股權投資,風險投資方式,對具有創新性、高風險、長周期,在初創期無抵押,無擔保的科技企業,以其獨具慧眼的價值投資目光、理念和方式,適應科技行業、科技企業、科技項目的特點和需求。可以說,是為科技行業量身定制的重要投資方式。去年我在濟南以“創投強則科技強,科技強則國家強”為題作了發言,引述了作為創投第一強國的美國,幾乎所有知名的科技公司都有創投機構的背影,全美有超過1/4的企業,占GDP20%以上的企業,都有創投機構參與的投資。其實回顧第一代互聯網技術和企業90年代在我國的創建和發展,其中創業投資、當時主要是一批海歸創投人才攜帶美元創投基金,發揮了重要作用,也開啟了中國創投的發展歷史。今天以新一代互聯網,人工智能,云計算,5G,萬物互聯為特征的新技術和新技術應用場景的新行業,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新發展,以及新科技推動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更加離不開創業投資的大發展,創業投資也大有用武之地。
 
第三,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上新臺階,新水平。五年的實踐證明,“雙創”要提高成活率、成功率和成效率,必須再加上一創即創投,真正形成創新創業加創投協同互動、緊密融合的新格局。事實上,沒有一種資本方式能夠比創業投資與“雙創”關聯更緊更近。過去三年創投委連續在廈門、重慶和無錫舉辦了中國天使投資節,展示了我國創業投資行業重要主體之一天使投資人熱心幫助、盡力支持創業者發展的感人故事和實際貢獻,充分證明了創業投資是支持創新創業可持續發展和不斷上新水平不可或缺的重要資本力量。
 
第四,推動資本市場高質量發展,為資本市場培育和輸送優秀的上市公司和掛牌企業。在我國資本市場上市公司和掛牌企業中,創業板有超過70%的公司,科創板有超過80%以上的公司先后得到了一大批創投機構的多輪投資。新三板的8000多家掛牌企業,全國30多個區域股交中心幾萬家掛牌企業得到創投支持的比重更高,當然還有更多的未上市企業得到創投的投資。創投機構培育和輸送了一大批優秀的上市公司,其中不乏一批國際著名的公司,奠定了我國資本市場高質量發展的基礎,創投機構無愧為這些優秀上市公司的幕后英雄。
 
必須指出,正是這樣一個對我國經濟技術創新發展,高質量發展具有獨特重要作用的創投行業,曾幾何時,竟然被視同與假P2P、非法集資、偽私募一樣,成為了金融風險的防范對象之一,成為非法集資的嫌疑對象,一大批合規合法誠信經營的創投機構躺著中槍,跟著吃藥,苦不堪言。所謂企業注冊難,登記備案難,甚至租用辦公場地都難,都是源于對創業投資本質認識的偏差,造成監管行為的失當。創業投資作為一種股權投資,直接投資,實體投資,產業投資,長期投資的新興資本方式,與債券投資,間接投資,虛擬投資,證券投資,短期投資的金融投資方式有很大的差異。即使一部分有募資行為的基金創投需要適度監管,也必須把私募基金與公募基金區別開來,把私募股權投資基金與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區別開來,把創業投資基金與其他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區別開來,分別實行不同的監管方式和監管目標。
 
我們認為,要充分發揮上述創業投資獨特作用,不斷取得實際成效,創投行業的主題詞必須是促進發展,而不是強化監管;檢驗監管成效的唯一標準就是看是否促進了發展。創投行業的發展只能加快,不能停止,更不能延緩。縱觀國際大局變換日趨激化,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尚未緩解,要辦好創新驅動高質量發展這件大事,同樣需要集中資本的力量,重要舉措之一就是大力加快發展創業投資。
 
促進我國創業投資加快發展需要做的工作很多,當前急需的是為創投企業減負松綁,給創投行業一個寬松的發展空間,為創投行業持續健康發展營造一個良好的生態環境。我想重點提幾點建議:
 
第一,放開創投企業和創投管理企業工商注冊登記的限制,按照全國企業注冊辦法改革方向,為依法合規辦理注冊的創投企業提供快捷便利的通道。國家有關部門非常重視各地創投企業反映的注冊難問題,正在抓緊修訂統一創業投資行業名稱,經營范圍,對應《國民經濟行業分類》等表述,抓緊制定創業投資主體標準,包括基金創投、企業(CVC)、創投母基金等機構創投和天使投資人等個人創投主體的標準。相信創投企業注冊難等問題能夠很快得到解決。
 
第二,改變現行事先的強制性準入式或者變相行政許可式的登記備案制度,回到自愿性寬準入、重事中、事后監管的備案辦法。創投管理企業依法辦理工商注冊后,即可開展募資投資等正常經營活動。現行的備案辦法可以轉為企業信息采集和行業統計使用。同時應盡快解決目前創投企業備案的“兩個部門、兩個系統、兩套標準”問題,可以先實行“互聯互通互認”,減輕企業負擔,降低管理成本。必須指出,目前提出的試行把20億元以下的私募基金,包括創投基金放到各地成立基金業協會辦理登記備案,這種所謂“央地分治”改革,并沒有解決三個實質性問題:即創投基金該不該視同私募證券投資基金進行實質性監管,創投基金的登記備案應該采取哪種辦法,要求創投企業登記備案的目的是什么?不能正確解決這些實質性的問題,形式上的“央地分治”將對創投行業正常運行帶來更大的影響。
 
第三,取消與準入掛鉤的創投企業從業人員資格證書考試制度。創業投資企業高管的資格和能力取決于從業的經歷、積累的經驗和實際的業績,與學歷、考試成績沒有關系,從業資格考試既無必要,也無法律依據,更違反國務院相關的三令五申,應該盡快予以取消。與此同時,在自愿的基礎上強化創投企業管理人專業能力培訓和職業水平評價。我國創投專業人才隊伍和專業能力提高遠遠滯后于創投行業的發展,必須高度重視切實解決。
 
第四,大力培育創投行業合格投資人。我國創投總規模還遠遠不能滿足“四個推動”對創投市場巨大的投資需求。這幾年不是說國有創投,政府引導基金多了,而是社會資本、民間資金少了。去年國家發改委等部門對“資管新規”后有關創業投資基金和產業投資基金另行規定發布了專門文件。前不久,國常委會議明確取消了保險資金開展權益性投資的限制,這些措施拓寬了保險、理財、信托資金投資創投的渠道。現在的關鍵是要落到實處,見到實效。這類長期資金不僅要重視支持證券投資市場,更應該重視支持創業投資市場發展。同時,投貸聯動,投保聯動,投債聯動目的是推動相關金融機構與創投機構的聯動,發揮各自專業特長,合作共贏,而不是在金融機構下設立直投公司,搞內部聯動。培育創投行業合格投資人,不僅是合格的機構投資人,我國一大批高收入人群,高凈值群體中既有投資實力、又有投資風險識別能力和承受能力,同樣是創投行業重要的合格個人投資人,而發展市場化創投母基金是被實踐證明的一種成功的組織方式。最近證監會發布的“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銷售機構監督管理辦法”,是強化優化證券投資銷售機構行為規范和監管的重要文件。但是其中一條“不得進行股權投資”,引發創投行業的廣泛關注和一些市場機構的各種解讀,建議有關部門應盡快予以澄清和說明。至于個別人提出的那種限制甚至禁止個人作為創投基金投資人的主張,那種寧可不做,只求不錯的行為,絕不可取,否則有可能重創我國創投發展。
 
第五,進一步完善創投行業稅收優惠政策吸引更多的民間資金,社會資本進入創投行業,也讓真正投早投小投創新投科技的創投企業,從稅收政策中得到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平心而論,從國務院領導同志到國家財稅有關部門,多年來對創投行業稅收政策高度關注,先后制定了一系列文件,只是政策落實和執行的一些具體條件、標準、操作程序需要進一步完善,更加切合實際,更具有可操作性。特別是鼓勵創投機構長期投資的稅收支持政策,建議盡快研究盡早出臺。非常高興的看到,前幾天國務院批復北京市服務貿易的有關文件,其中第十條提出在北京中關村自主創新區開展公司制創投企業稅收優惠政策試點,希望早日在全國實行。
 
第六,加快創投行業的立法進程。我國創投行業比較完整的法規只有一個15年前國務院39號令轉發的十部委《創業投資企業管理暫行辦法》,而創投行業經過十幾年的發展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已經發展成為包括基金創投,企業創投,政府引導基金,市場化創投母基金等在內的機構創投,以及天使投資人為主體的個人創投在內的完整行業。原有的創投管理暫行辦法修訂、充實,上升為國家的創投行業管理條例完全必要并已經具備條件。三年前國家啟動制定“私募投資基金管理條例”以來,我們始終在多方呼吁創業投資基金(廣義的股權投資基金),與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兩類投資范圍,對象,投資方式,收益方式完全不同的投資基金,無法用一部法規一套標準加以調整規范,應該分開立法,分別規范。目前,正在制定的私募條例調整對象可以明確為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同時在15年前的創投暫行辦法基礎上,制定新的創投管理條例。這樣分開立法之后,兩類基金的管理條例都可以很快出臺實施。
 
第七,盡快落實國務院2016(53號)文件提出的加快推進依法設立全國性創業投資行業協會。一年前在國家發改委正式召開了中國創業投資協會籌備工作啟動會議,目前正在繼續推進各項籌備工作。今后的全國創投協會將充分發揮為會員服務,為政府服務,為被投企業服務和為投資人服務的服務功能,強化行業的自律功能,加強企業的信用建設。有一個以服務、自律、信用建設為基礎的創投行業協會組織,創投企業完全可以成為豁免監管,依法合規運營自主,風險責任自負的市場化投資機構。
 
為創業投資行業營造一個寬松的發展空間,還需要解決加快國有創投企業體制機制的改革,完善政府創投引導基金的評價方式,實施創業投資行業信用體系建設,發展創投S基金和股權份額轉讓交易市場,拓寬創業投資退出渠道等一系列問題。這里不再展開討論。
 
當然,加快創投行業的發展,除了為創投行業創造一個寬松的發展空間和生態環境外,還取決于加快創投行業自身的改革和發展,包括推進創投行業的重組優化、優勝劣汰,提高創投機構投資風險識別、控制和處置能力,提高從業人員的項目投資、投后管理能力,強化企業激勵和約束機制,逐步打造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和影響力的大型旗艦創投品牌機構。同時也要形成一批小而專、小而精、小而美的獨具特色的專業創投機構。這方面的問題以后有機會再詳細討論。
 
加快我國創投行業的發展,不僅勢在必行,而且迫在眉睫。我們沒有更多的時間了。過去的五年,我國創投行業發展起起伏伏曲曲折折,并不盡如人意,希望在即將開始的第14個五年規劃、乃至第15個五年規劃期間,能夠真正迎來一個創業投資持續健康快速高效發展的新時期。期待五年、十年以后,我國的創業投資能夠為提高社會直接融資比重貢獻十個以上百分點;能夠投資數萬個新經濟、高科技項目,奠定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基礎,初步完成新舊動能轉換的任務;能夠為十幾萬個創業企業、創新項目提供更多的資本支持;能夠為我國的資本市場培育和輸送幾千家優秀的上市公司和掛牌企業。總而言之,能夠真正成為推動我國新的歷史時期國民經濟創新發展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資本力量。這也是中國創投行業創投人義不容辭的責任擔當和歷史使命。

達晨成立于2000年4月19日,總部位于深圳,是我國第一批按市場化運作設立的本土創投機構。自成立以來,達晨伴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和多層次資本市場的不斷完善,在社會各界的關心和支持下,聚焦于信息技術、智能制造和節能環保、醫療健康、大消費和企業服務、文化傳媒、軍工等領域 … [ +更多 ]
微信公眾號

達晨財智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Fortune Venture Capital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755-83515108

郵箱:Fortune@fortunevc.com

粵ICP備14030831號

粵公網安備 44030402003598號

日本电影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