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達晨發力,一舉募集68億
發布日期:2021-06-04

image.png

中國創投終局肯定不是兩三家巨無霸。劉晝表示,此次募資68億,那么下一期可能是80億,后面是100億,穩步邁向千億規模。



本文轉載自投資界PEdaily,作者 劉全 劉凱程



今天,達晨送給自己一份特殊的生日禮物。


投資界6月3日獲悉,達晨財智正式官宣旗下新基金:深圳市達晨創鴻私募股權投資企業(有限合伙)(簡稱達晨創鴻)完成首輪關賬,首關金額超55億元,最終總規模約68億元,延續每期基金保持超募的行業記錄。


至此,達晨財智執掌基金規模超360億元。成立于2000年,達晨今天剛滿21歲,這家本土創投拓荒者,歷來為圈內熟知的是內部鐵三角組合——劉晝、肖冰、邵紅霞。迄今為止,達晨累計投資超600家企業,收獲上市公司超110家,其中明源云以超150的倍數創下達晨史上最高回報紀錄。


回望過去20年,達晨財智董事長劉晝總結達晨:克制欲望,保持規模。這一度讓達晨成為創投圈的另類——雖然躋身頭部機構,但體量跟同級別機構相去甚遠。邁入下一個20年,達晨大舉招兵買馬,再次踏上創業征程。正如劉晝所判斷,中國創投終局肯定不是兩三家巨無霸。


image.png


本土創投久違振奮:

達晨一口氣募68億,LP擠不進去


用邵紅霞的話來說,這是一場閃電戰,“酣暢淋漓”。


她回憶,達晨新基金從2020年三季度開始籌備,IR團隊第一件事是從各個維度梳理達晨的數據,同時與所有行業線的主管合伙人深入溝通、提煉差異化,接著梳理出一份最全LP地圖。每一次募資,都是對GP的一次體檢,對自身的一次掃描,也希望通過募資,倒推我們內部投資和運營的螺旋迭代發展。


“我們募資大概分三步走。”邵紅霞透露,第一步是先夯實基石LP,達晨有一批堅定支持的老投資人,大股東電廣傳媒這次也加大籌碼,隊和股東自有資金占比超過10%,如此高比例的投入并不多見,“表明我們團隊是All in心態”。第二步是對接金融機構渠道,達晨這次與諾亞財富和招商銀行合作,邵紅霞坦言,“能夠進入諾亞、招行這樣的渠道并非易事,他們的門檻其實很高的,對合作的GP很挑的,達晨和諾亞的合作超過10年,非常感謝諾亞的一路陪伴,無論市場環境和產業周期如何,都重倉支持達晨。”目前,還有一些專業的大機構正在走內部的決策流程,達晨新基金募集工作在半年內進入尾聲。


整體來看,此次LP陣容令人羨慕。投資界獨家獲悉,除老股東電廣傳媒外,達晨新基金LP中既有歌斐資產、招商銀行、平安銀行等金融資本,也有世紀金源、金雷風電、碧桂園、滿京華、大華股份、九陽等產業資本。


此外,國有資本方面出現了如來自湖南、安徽、山東、浙江等地國資的身影;還有歌斐母基金、清科母基金、中科院科技成果轉化母基金、盛世母基金、恒天融澤母基金等市場化母基金。LP復投率高達70%,市場上主流的人民幣LP群體都來了。


當然,LP中也涌現不少新鮮血液。這是達晨首次與招商銀行合作,通過私人銀行渠道募集10億元,“今年3月5日,達晨新基金10億份額在招行平臺上實現秒空”,這一幕令邵紅霞印象深刻。在中國市場上日漸活躍的家族辦公室,這一LP群體,也加入了進來。還有一些互聯網新貴的身影,比如華為、邁瑞醫療、順豐、小米、騰訊、比亞迪、華大基因等知名企業高管都參與了達晨新基金。


據悉,此次新基金意向金額高達100億,但達晨團隊權衡后選擇了約68億元。“我們覺得這個規模更適合團隊現階段的能力邊界。”劉晝解釋,雖然有機會品牌變現,但達晨歷來有自身的節奏,在擴大規模的同時要保持克制。


這意味著,達晨要忍痛拒絕一些LP。投資界了解到,有LP直接找到達晨高管團隊表達合作意愿,仍然沒投進這期基金。20年的行業積累和時刻自省的認知與克制,讓達晨有足夠底氣和決心,“戴著枷鎖的錢”盡量少要。


值得一提的是,達晨新基金邊募邊投——從去年9月份完成第一個項目投資,至今已經投出45個項目,涉及醫療健康、智能制造、新一代信息技術、消費與企業服務、文化傳媒、軍工等行業。彈藥充足,達晨開始在下一個20年跑出“加速度”。


這兩個月,美元基金募資消息密集傳來,不少人民幣基金倍感壓力。“募資完成后,我問團隊這次覺得難嗎?大家反饋雖然做足準備,但上半場還是保持比較謹慎的態度。”一直負責達晨募資的邵紅霞對此深有體會,“其實,每次募資開始都有壓力、會焦慮,沒有安全感,但隨著LP交流、訪談的深入,LP盡調全面鋪開,慢慢才有了底氣和信心。大概是印驗了那句雞湯的話,只有拼盡全力,才能看上去毫不費力吧。”親歷中國募資市場浮沉變遷,邵紅霞坦言期盼更多長線資金如社保、險資加快進入創投行業。


再次給LP返現超30億元

做大規模,不讓遺憾重演


過去20年,達晨堪稱創投圈的另類——雖然躋身頭部機構,但體量跟同級別機構相去甚遠。


伴隨著此次募資完成,達晨將迎來一個重要的節點,“現在各方面的條件都成熟了,我們底盤打得很穩,下一個20年開始加速度。”劉晝表示,此次募資68億,那么下一期可能是80億,后面是100億,穩步邁向千億規模。


一切似乎是水到渠成。迄今為止,達晨投資企業超過600家,成功退出超過200家,其中112家企業上市,包括了億緯鋰能、愛爾眼科、康希諾、明源云、尚品宅配、華友鈷業、中望軟件、和而泰、吉比特、道通科技、藍色光標、圣農發展、天味食品等眾多行業第一股或龍頭股。其中,2020年在港股上市的明源云刷新達晨最高回報紀錄。2020年,達晨再次一舉給LP返現了超30億元。


眼下,資金規模也是創投機構的重要競爭力之一。談及這一點,達晨財智執行合伙人、總裁肖冰感慨萬千,“此前由于基金規模不夠大,致使我們失去很多機會。”一些原本非常看好的公司,達晨投到后面資金就跟不上了,導致持股比例變小,錯過了更高回報的可能。”比如愛爾眼科,如今市值3500億,達晨早早捕獲卻在持股比例上留下了遺憾。


 “優秀的企業家肯定是稀缺的,所有的項目都是二八原理,發掘到好項目就是要重倉。”肖冰說,衡量一個基金是否成功,標準有兩個:一是命中率要高,投到足夠多的明星案例;二是在明星項目上的持股比例要足夠高,否則基金的回報還是上不去。


達晨早在2015年就對瑞鵬寵物進行了首輪投資,成為了瑞鵬引入的首個機構投資方,并在后續接連4輪追加投資。后來瑞鵬寵物又相繼引入高瓴、騰訊等戰略投資者,總融資金額達百億級別,而達晨受限于資金體量沒有再繼續跟投,瑞鵬寵物最新一輪估值已達到約300億人民幣。


“我們后來認真進行復盤,其實股份比例要比項目估值重要。”肖冰解釋,對于投資早期項目而言,多1%的持股比例,遠比多一個億的估值重要得多。以瑞鵬寵物目前的估值來算,多占1%的股份就意味著多幾億的回報。“我們以前一方面由于規模,一方面投資也比較保守,現在規模開始再上一個量級,更敢于重倉。”


如今,達晨投資團隊的主要精力放在挖掘爆款項目上。“過去我們10個IPO,有時候都頂不上美元基金一個項目賺的錢多。”劉晝說,達晨堅持精品投資,碰到一個好的項目,一定要敢于下重注,可以兩輪、三輪甚至四輪跟進,希望投出一個賺100億的項目


Carry到位,招兵買馬

95%是理工科背景


現在,達晨大舉招兵買馬,擴充團隊。就在投資界拜訪達晨深圳總部當天,剛好18位新入職員工正在接受業務培訓。劉晝透露,從2020年至今,達晨開啟兩輪大規模的招聘,過去一年多里約有30位新人加入。


邵紅霞引用年終總結的一句話解釋:“利用行業洗牌契機,逆勢加大人才儲備和引進”。達晨全年招聘收到了將近2600份簡歷,轉化率是1%,可謂百里挑一,其中不乏一些從優秀美元基金手上吸引過來的人才。


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薪酬結構不太一樣,坦白說美元基金工資高,所以常常看到一些優秀人民幣基金投資人被挖走。但在肖冰看來,美元基金的Carry往往只有合伙人才能享有。而類似深創投、達晨這樣的人民幣基金,Carry是團隊一起分享、能夠真正到位的。


“我們后來想清楚了,達晨就招聘適合我們的人。如果他在意短期的工資,那可能不太適合我們;如果對自己有信心,能夠在五年八年投出業績,那他的待遇一定不會遜色于頂級美元基金。”肖冰補充說。2020年達晨迎來退出大年,有些爆款項目實現了退出,回報非常高,也給投資團隊兌現了Carry,金額十分誘人。


image.png


肖冰透露,現在達晨投資一線已經基本不招學金融或財務的人,而偏向那些具有數理化生背景的技術人員、研究學者。用他的話來說,VC正跟科學家走得越來越近。


這一點也體現在達晨的投資上。不久前,達晨牽頭主導投資了一家全自動無人駕駛的人工智能企業——飛步科技,其創始人何曉飛是浙江大學一位年輕教授;景杰生物創始人程仲毅是中科大分子細胞生物學博士,師從諾貝爾生物學獲獎得主;艾棣維欣創始人及董事會主席為王賓博士,目前也擔任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特聘教授;康希諾四位創始人宇學峰、朱濤、邱東旭、毛慧華都是海歸科學家團隊……不勝枚舉。


在這種背景下,達晨向投資團隊提出要求——“和科學家交朋友”。肖冰介紹,達晨95%的投資經理都是理工科出身,而作為文科生的他,如今每年也大量惡補相關專業知識。


達晨內部為了鼓勵員工繼續深造,甚至報銷學費。此前,達晨信息技術行業業務合伙人竇勇為了深入行業,專門到澳門科技大學念了信息技術專業博士,學費全部由達晨報銷,在創投圈引為佳話。


跟自己較勁,不跟別人較勁

中國創投終局肯定不是兩三家巨無霸


21年一晃而過,達晨見證了中國創投的浮浮沉沉。


這個行業正發生著劇烈變化,尤其是爭搶項目的焦慮感,在圈子里已然蔓延。“21年,所謂七年之癢,我們經歷了三個周期。爭搶項目的事情,教訓依然歷歷在目。”劉晝感慨,當年全民PE搶項目同樣轟轟烈烈,最后只剩一地雞毛,死傷慘重。


“現在,項目靠搶靠抬價的我們基本都撤了”。肖冰常年奔走一線,“我們對自己有信心,不用搶也能保證有足夠高質量的項目源,否則我也會很焦慮。”他坦言,中國依然還有很多好項目,達晨布局比較廣泛,“行業+區域”雙輪驅動有著發達的毛細血管,跟自己較勁,不跟別人較勁。


但肖冰也擔憂著,“比如一些賽道,企業啥都沒有估值就幾億、幾十億,特別瘋狂,資金體量大的機構,再一起去追很細分的風口,幾家一搶,估值就被抬得更高了”。


邵紅霞提到一個說法,現在5%的投資機構募到了市場上95%的錢,1%的機構賺走市場上99%的錢。“募資端的傾斜十分明顯,能夠讓機構大LP果敢出手的GP很少了,一般的GP他們不會投,而是會選擇有數據、有邏輯、有持續好業績的頭部GP,所以頭部機構很容易募到很多很多錢。”


今年以來,國內IPO形勢發生著一些變化,劉晝認為這是正常現象,“我們經歷了八次IPO暫停,所以要求團隊員工要有正常的心態,平常心就好。這時候,我們要做的就是在投決會上把好關,埋頭做好項目。真正的好項目,像酒一樣,放得越久會越香。”


劉晝直言,中國創投終局肯定不是兩三家巨無霸。這個行業不是流水線,每個項目背后都需要一個個人去談、去落地,而不是生產線可以自動化批量生產。如果那樣干,結果肯定是干不好的。


“百花齊放,萬馬奔騰,才是大家一起要去的遠方”。

image.png

達晨成立于2000年4月19日,總部位于深圳,是我國第一批按市場化運作設立的本土創投機構。自成立以來,達晨伴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和多層次資本市場的不斷完善,在社會各界的關心和支持下,聚焦于信息技術、智能制造和節能環保、醫療健康、大消費和企業服務、文化傳媒、軍工等領域 … [ +更多 ]
微信公眾號

達晨財智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Fortune Venture Capital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755-83515108

郵箱:Fortune@fortunevc.com

粵ICP備14030831號

粵公網安備 44030402003598號

日本电影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