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深圳市引導基金:創投行業面臨洗牌,對達晨寄予厚望
發布日期:2020-06-08


達晨LP · 思源






飲水思源,落實思樹。資本鏈接的深度信任,服務實業的同流共源。


今年,是達晨成立20周年,我們邀請了一些陪伴達晨多年的LP,請他們分享與達晨的故事。


本文是第二篇,讓我們領略達晨LP的風采。



以下Enjoy:



1.jpg

導 讀


 “達晨具有完善的決策機制、激勵機制、風控機制。而且達晨團隊的核心高管在二十年來一直保持穩定的狀態。” 深圳市引導基金總經理蔣玉才稱。


本文共3778字,約6分鐘
作者 | 高貴萍




2.jpg

深圳市引導基金總經理 蔣玉才


2015年8月,深圳市政府設立總規模為1,000億元的深圳市政府投資引導基金(下稱“深圳市引導基金”),其宗旨是發揮市場資源配置作用和財政資金引導放大作用,引導社會資本投向創新創業、新興產業發展、城市基礎設施建設、民生事業發展等領域。


截至2019年6月底,深圳市引導基金承諾出資159支子基金,其中已簽約116支子基金,簽約子基金規模為3250.11億元,引導基金承諾出資1373.45億元,實際已出資505.31億元,財政資金引導帶動社會資本實現放大2.37倍。


作為國內運作最成功的政府引導基金之一,深圳政府引導基金堅持市場化的方式去挑選優秀的基金管理人,同時在基金管理過程中,按照市場化方式進行積極的運作和投資。


“達晨具有完善的決策機制、激勵機制、風控機制。而且達晨團隊的核心高管在二十年來一直保持穩定的狀態。” 深圳市引導基金總經理蔣玉才稱,到目前為止,達晨作為其子基金管理人,項目運作規范,表現良好。



1.png
政府引導基金是原有產業扶持政策、決策機制的轉變


“深圳市引導資金的投資策略可看作是中國政府引導基金的一個縮影。” 深圳市引導基金總經理蔣玉才告訴融資中國,國家和地方政府引導基金,實際上是原有產業扶持政策的一種轉變。


“原先政府對產業的扶持,除了少量對企業進行直接大額投資外,多以小額補貼性質的支出為主。雖方式直接,但不能真正有效解決中小企業、創新型企業的資本需求痛點。如果單純依靠借貸資本、銀行資本,也無法滿足其資金需求的,他們需要大量股權性質的投入。”


但股權投資行業蘊含著巨大風險,政府直接做股權投資、創業投資,很難建立有效的特殊機制進行精準判斷,也就不能精準的為企業提供大量資金支持。基于此,從2008年開始,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政府逐漸推動引導基金的設立。通過設立引導基金來吸引社會資本,然后把基金交給專業的基金管理人,去投資和支持中小企業和創新企業的發展。


從根本上看,政府引導基金的決策機制也向市場化方式轉變。“政府在面對大量中小企業和創新型企業時,不具備準確有效的決策能力和選擇能力,最佳投資方式就是把資金交給市場化的基金管理公司,由他們以市場化的方式進行選擇和執行。”


“子基金管理人要靠基金投資管理能力說話。健全的投資機制、有效的激勵約束機制、完善的風險控制機制,這三種管理能力主要從基金管理人過往的基金運作規模和經驗中體現。”蔣玉才稱,深圳引導基金在挑選子基金管理人時設置了相對量化的指標,基金管理人必須管理過擬定規模的基金;必須有一定數量,且成功退出的案例;必須有相對穩定的管理團隊。除此之外,綜合其過往管理基金的數據,以此來判斷該基金管理人是否可以有效的去管理和運用基金進行投資。


1.png
達晨促進了深圳經濟發展,為就業、稅收貢獻卓越



如同企業具有鮮明的地域特色,深圳的創投機構在中國創投界是一個比較獨特的現象。深圳企業以民營為主,北京企業以央企、國企為主,上海企業中國企和外資成為一股獨特力量。在早期,以深創投和達晨等為代表的創投公司得益于深圳的市場環境,以市場化的方式走出了一條相對成功的道路。


2012年,達晨第一次申請深圳市引導基金。當時的達晨從管理規模、基金業績、行業排名等各方面來看,在深圳創投圈,乃至本土創投機構中已名列前茅,達晨基金管理團隊,也獲得了眾多機構投資者的認可。


深圳引導基金對基金管理人有完善的考核管理辦法,比如,GP是否有比較完善的決策機制、激勵機制、風控機制、團隊構成是否穩定等。依據相關規定和要求,達晨在考核中勝出,成為深圳引導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其中,“達晨團隊的核心高管在十幾年來一直保持著相對穩定的狀態”成為其獲得深圳引導基金認可的關鍵性因素。


“當時達晨申請引導基金出資的時候,并沒有要到20%,因為當時我們有兩倍返投比例要求。”蔣玉才稱,2013年3月,達晨創豐成立,深圳引導基金出資1億元,占比4.89%。2016年和2018年,達晨創聯、達晨創通分別成立。深圳引導基金以4億元和6億元的出資額,占比提高到13.33%和11.89%。


政府引導基金的設置,不以盈利為目的的,主要是扶持中小企業、本地產業的發展。“我們參股達晨基金后,達晨加大了對相關領域、中小企業和創新型企業的投資,促進了深圳相關項目的快速發展。達晨對當地經濟的發展、就業以及稅收做出了卓越貢獻。”


資金充裕的達晨,重點下注技術創新、消費升級、醫療健康等領域的創新型企業。在項目布局上,既會在一些明星項目上進行多輪持續加注,如瑞鵬寵物、中望軟件、紫晶存儲等;也敢于人先,布局新興領域早期項目如碼隆科技、睿熙科技等。


1.png
創投行業面臨洗牌,對達晨寄予厚望



“就我個人而言,不建議政府過多采用直投方式,要發揮政府引導作用,帶動社會資本投資。讓專業的基金管理人,以商業化的方式去判斷和投資。” 蔣玉才稱,投資需要面臨決策,而純粹的政府決策行為因沒有相應的投資激勵約束機制,不具備投資風險控制能力,所以深圳引導基金原則上不做直投。


政府引導基金不能唱主角,要起到引導社會資本加入的作用。“如果沒有大量社會資本參與的話,引導基金起不到引導作用,基金也無法體現杠桿發展動力。”


但目前政府引導基金也面臨挑戰。2018年,國際形勢、宏觀經濟、金融市場錯綜復雜,從去杠桿到貿易戰,從科創板到注冊制,經濟金融發生劇變。2019年,科創板超出預期,但資本寒冬下,各類創投基金的投資和募資遭遇到了更大的困難。2020年,疫情“黑天鵝”突至,創投行業面臨進一步考驗。


多重考驗下,中小企業和創新企業亟待成長。但“在當前的政策環境下,國家對創投基金實際上并沒有給予足夠的政策傾斜和扶持,使社會投資人逐漸喪失了參與熱情。”蔣玉才呼吁相關支持政策的出臺,希望通過創投基金達到扶持中小企業和創新企業的目的,促進整個創投行業得到有效的發展。


“我們一般只看到的是企業的困難,二級市場、股票市場的困難,但如果沒有創投基金的規模化發展,將對一級市場,對中小企業和創新企業的投資帶來更大的困難,屆時國家經濟發展的基礎將面臨重大考驗。”蔣玉才稱,國家政策的扶持雖顯得不是很迫切,但從長期性來看尤為重要。


歷經20余年的發展,創投行業面臨著巨大轉變。投資機構的誕生,曾如雨后春筍般數量增長龐大。如今,基金管理人隊伍將會經歷一次大浪淘沙。規模化、品牌化、專業化等凸顯GP能力的時刻正在到來;基金出資人領域會發生大轉變,LP將從以往追求短期收益逐漸過渡到以保險資金、社保基金、養老金等長期資本為主;同時,國家政策須加大對整個創投行業的扶持,引導更多社會資金投入到創投領域。在蔣玉才看來,經過三五年的行業調整后,只有上述三個方面的目標達到了,才能迎接中國創投行業的再次蓬勃發展。


作為國內運作最成功的政府引導基金之一,深圳市政府投資引導基金堅持由傳統的財政管理體制向市場化的管理體制的轉變,“堅持以市場化方式去挑選優秀的基金管理人,同時在基金管理過程中,按照市場化方式積極的運作和投資。如果過于強調引導基金的財政屬性,實際上和其引導社會資本來共同扶持中小企業的本質是相悖的。當然,引導基金也要尊重和維護其他社會出資人的利益,要和其他社會出資人共擔風險、共享收益。”


展望未來,深圳引導基金為了更好地發揮投資帶動作用,會以選擇優秀的子基金管理人為基礎目標,而不是扶持所有的基金管理公司。同時,出資規模也會適當降低。“達晨作為深圳本土知名創投機構,我們很愿意扶持他們進一步發展,也希望達晨團隊更加穩定,基金管理能力進一步提高,管理規模更加鞏固。同時,希望達晨能夠更多關注本地優秀企業,加大對中小企業的投資力度。”



達晨成立于2000年4月19日,總部位于深圳,是我國第一批按市場化運作設立的本土創投機構。自成立以來,達晨伴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和多層次資本市場的不斷完善,在社會各界的關心和支持下,聚焦于信息技術、智能制造和節能環保、醫療健康、大消費和企業服務、文化傳媒、軍工等領域 … [ +更多 ]
微信公眾號

達晨財智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Fortune Venture Capital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755-83515108

郵箱:Fortune@fortunevc.com

粵ICP備14030831號

粵公網安備 44030402003598號

日本电影在线看